首页|行业快讯|科技热点|区块技术|区块应用|数字货币|智能物联|网络游戏|数码家电|财经理财|企业品牌|活动会议|智能家居|教育科研
首页 > 教育科研 > 号称千亿市场的音乐陪练,看到红海还要多久? > 正文

号称千亿市场的音乐陪练,看到红海还要多久?

核心提示: 素质教育热度近年来高居不下,其中细分赛道之一音乐教育也在逐渐升温,不断吸引着新玩家的进入。从最初期的线下教学模式发展至今,音乐真人在线陪练模式开始兴起,并逐渐斩获大额融资。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线陪练市场的需求大约占据近一千亿左右规模,就当前的行业容量而言,仍然有许多方向与空间值得探索。此外,政策指向被认为是素质教育未来三年内能够获得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础。 但整体来看,音乐陪练行……

素质教育热度近年来高居不下,其中细分赛道之一音乐教育也在逐渐升温,不断吸引着新玩家的进入。从最初期的线下教学模式发展至今,音乐真人在线陪练模式开始兴起,并逐渐斩获大额融资。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线陪练市场的需求大约占据近一千亿左右规模,就当前的行业容量而言,仍然有许多方向与空间值得探索。此外,政策指向被认为是素质教育未来三年内能够获得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础。

但整体来看,音乐陪练行业目前仍然处于初期状态,发展受多种因素限制,产品的模式品类较为单一。有业内人士认为,音乐陪练行业对师资水平要求较高,目前市面上的教师数量难以匹配上现有的音乐学员群体,优质教师资源十分稀缺。而且真人陪练模式普遍为一对一模式,规模不经济的问题也同时存在。音乐陪练能否在不久的将来迎来爆发?还有待时间与市场验证。

音乐陪练市场尚不成熟

素质教育火热之后,少儿编程成为了该细分赛道中的炸子鸡。但最近一两年,在线音乐教育也在逐渐升温,大有与少儿编程平分秋色的趋势。而在线音乐教育中最为吸引资本的模式,则是在线陪练模式。

以较早成立的VIP陪练为例,其注册于2014年底。IT桔子数据显示,VIP陪练至今已获五轮融资,融资总额近10亿人民币。其中最近的一轮是在2018年11月,VIP陪练获得了由老虎基金中国、腾讯、金沙江创投的投资方的1.5亿美元C轮融资。这也是迄今在音乐陪练赛道上数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与VIP陪练融资轮次阶段接近的是小叶子陪练,其成立于2013年,成立早期就获得了来自创新工场的1000万元人民币投资。2018年4月,小叶子陪练获得了由零一创投、MFund魔量基金等投资的数千万美元D轮融资。

除了VIP陪练,其他收获融资的机构分别有快陪练、柚子练琴、趣陪练等。快陪练注册于2016年,在2019年4月获得了由IDG资本、高榕资本等投资的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柚子练琴最近一轮融资事件为2017年,获得了由第一视频投资的天使轮融资;趣陪练则于2018年初获得了由梅花创投投资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从以上公开披露的融资数据来看,音乐陪练市场的融资多处于早期和中期阶段,且融资金额较小,超过亿元的融资事件寥寥无几。与吸金大户K12赛道或者语培相比,音乐陪练无疑还处于早期阶段,尚未成为红海市场,竞争也相对较弱。

模式确立历经试错

“音乐教育有赖于课后高频、长期、稳定的练习,家长缺乏足够的时间与专业指导能力,难以起到陪练者、监督者、指导者的角色,而琴童在缺乏独立性、自主性与专业性的前提下,练琴的效果将大打折扣。”VIP陪练有关负责人指出。

在传统的线下音乐培训时代,为了解决课后练习的痛点,一般是学生去线下琴房进行上课,时间空间上有极大的限制。在这种模式的掣肘下,一度衍生出了O2O音乐教育模式。

以星空琴行为例,其提供钢琴老师一对一上门教学,用户可以通过线上预约的方式进行报名,这种教学模式避免了学员的奔波,也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星空琴行的琴房租赁成本。但2017年星空琴行一夜倒闭,似乎证明了这种教学模式在较为传统的钢琴培训行业不太行得通。星空琴行闭店背后折射的是此类培训机构的痛点:商业模式、门店成本、扩张速度,而对于在线音乐教育模式来说,这些痛点几乎不成立。

因此,音乐教育行业内渐渐摸索出了在线教学模式。但起初,在线音乐教育主要是以录播、机器人教学的形式为主,整个行业没有成熟的模式去参考,最早成立的机构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靠自己探索。以VIP陪练为例,其在确定线上真人陪练的模式前,先后尝试过几种模式:音频自动识别监测、教学曲目视频化示范、师生作业系统等。

这几种模式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学生练习时无法得到及时正确的反馈,订单规模化较小,引导性不足等。

相比之下,真人在线陪练则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些问题,老师可以及时听到学生弹奏的曲调,指出错误进行纠正,同时真人授课也能感知到学生音乐情感表达及风格等方面,而这些是机器感知不到的。

除此外,快陪练CEO陆文勇认为,在线真人陪练还“解放”了家长,“家长可能不懂音乐,而且也没有时间指导孩子。”

课程模式雷同

目前市面上的在线陪练商业模式大同小异。VIP陪练与快陪练均使用老师1对1在线钢琴陪练模式。快陪练主要针对4至16岁少儿,提供一对一真人在线钢琴陪练服务,包含教师线上陪练、在线约课、上传乐谱、一对一在线陪练互动、课后反馈互评、月度练琴报告、互动课堂等功能及服务。VIP陪练则主要解决5-16岁琴童的练琴问题,提供钢琴、小提琴、手风琴、古筝四种乐器陪练服务。

在课程时长及费用方面,快陪练根据琴童的学习情况划分了25分钟,50分钟课程,据其有关负责人介绍,根据学员所选套餐的不同,课程的价格也不一样,最低的课程价格为29元,最高可达77元。

记者咨询VIP陪练客服了解到,VIP陪练课程购买设置为25分钟和50分钟两种时长,课程单价根据套餐设置也有所不同,范围为40元至100元。

小叶子陪练则使用的是AI+真人在线陪练模式。据介绍,在学员学习时,陪练老师会协助孩子制定每周练琴计划,学员之后按照AI引导,分段分手联系新曲目,进行音准纠正等。在整曲练会之后,学员可以进行不限次的AI练琴测评,最后由陪练老师根据学员每周的练琴数据报告,在陪练课上进行指导。

据小叶子陪练联合创始人何雨沙介绍,小叶子陪练目前的价格是50分钟大约65元左右,智能陪练的每天收费为5元/天。

在音乐陪练赛道中,除了以音乐教育起家的原生玩家外,一部分其他赛道的玩家也将业务线拓展进来。掌门一对一在2018年11月正式发布了掌门陪练这一素质教育品牌。其官网介绍称,掌门陪练面向的是4-14岁青少年,以网络教学、师生在线实时互动的方式,针对孩子练琴枯燥,无人指导,节奏不对,错音繁多等一系列问题,提供在线1对1钢琴陪练服务。目前掌门陪练已推出钢琴陪练与小提琴陪练两种服务。

在课程设置时长与价格方面,记者咨询掌门陪练客服了解到,钢琴陪练课程的时长有25分钟与50分钟两种,25分钟课时的单价为37元至43元,50分钟的课时价格为69元至80元。而小提琴课程方面,小学一节课时长为45分钟,初/高中一节课时长为1个小时,每节课价格为69元至84元。

行业师资缺乏、技术限制尚存?

音乐陪练模式一度被认为是易于复制的,但随着市场的逐步发展,赛道中的巨头企业仍未产生,诸多玩家也意识到,想要快速扩大规模,并不是那么容易。优质师资的缺乏、技术的限制,都是制约行业发展速度的因素。

VIP陪练有关负责人认为,音乐陪练最大的门槛始终在于师资,“教师是整个音乐教育的供给端,师资决定了整个教育活动的质量与成效,主要表现为音乐教师数量难以匹配上庞大的音乐学员群体,还表现为大师级教师的稀缺,这两大问题鉴于教育的慢周期性,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存在供需矛盾。”

小叶子陪练联合创始人何雨沙表示,对于钢琴陪练老师来说,面对不同水平的学员有不同的要求:对于初级的孩子,老师能调动孩子积极性是最重要的,对于钢琴级别高一些的孩子,老师必须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反应听出孩子弹奏的对错及质量。

而对于提供智能陪练产品的机构来说,除师资外,门槛之一是如何运用技术,做到真正的实时纠错、测评,找出问题究竟在哪里。这需要从技术层面,能够做到曲目精准测评,同时在孩子练习过后,对于练习的曲目、遍数和音准、节奏问题作出分析。

“在线陪练的门槛其实很高,”陆文勇坦言,“看似是简单的线上直播,让老师陪孩子练琴。但在我看来,(公司)起步没有上亿资金,可能无法去做。因为在线陪练需要大量的技术开发和人力布置,这部分可能每年就会消耗几千万。此外,能够容纳数量众多的老师和学生,机构也需要强大的运营体系和系统。”

记者观察到,目前的一些陪练模式,学员一般一周上一到两节陪练课,即在真人陪练模式下,孩子的练琴频率依然有些缺乏。

“其实目前孩子练琴时比较孤独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陆文勇认为,目前的在线真人陪练是一个学生与老师互动的过程,但其实在学习过程中,有同伴的学习会比较受欢迎。对于目前这种问题没有得到改善的原因,与技术和场景的限制有关。如果多个学员同时练琴,技术需要识别出每个学员弹奏出来的不同的声音,“这方面需要AI来解决,但国内目前没有太多公司有这样的能力。”

规模不经济问题相伴而生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适龄儿童(5-16岁)音乐学习渗透率是40%-50%,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相关数据是30%,二线城市是8%,三线及以下城市1-2%。从探索增量市场看,音乐陪练渗透率还有很大提升余地。

就目前的音乐陪练行业发展状况而言,还远不能满足市场所需。在乐器种类方面,记者观察到,多数音乐陪练机构的乐器教授仍然以钢琴为主,仅有少数机构将品类扩展至小提琴、古筝等乐器。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也与弹奏的乐器本身的特点有关,钢琴不牵涉指法微差,一个键一个音,较为分明,更容易在线化和视频可视化教学。但随着音乐陪练的市场渗透,大众对于品类的需求增多,音乐陪练机构也必须考虑提升运营能力,进行细分业务扩展。

用户需求的多元化、层次化、复杂化,将倒逼行业的成熟。随着行业成长,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是,本质上属于在线一对一模式的真人在线陪练,同时也面对着规模不经济、成本高昂的痛点。

“如果能够让一个老师同时服务多个孩子,或者说让机器来代替大部分的人力,也可能是未来能够发展出的趋势。”陆文勇向记者阐述了他的观点。

而在技术方面,“很多新锐技术如AI、5G等正在进入音乐陪练,尚且处于融合碰撞的起步阶段,有很多模式可能有待未来市场的检验与探索。”VIP陪练有关负责人认为。

政策利好之下,行业成熟仍任重道远

音乐陪练市场虽然尚且处于发展初期,但已经拥有了诸多大环境利好。2018年8月份出炉的民促法送审稿指出,设立实施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研学等有助于素质提升、个性发展的教育教学活动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可以直接申请法人登记。这被认为是对于素质教育机构的一种扶持政策。

而在去年如火如荼的校外培训机构整改中,素质教育机构并未如学科培训一样被当做重点关注对象,而是在满城风雨中呈现一种偏安的态势。此外,今年7月份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的在线教育政策,仍然将学科类培训作为主要监管目标,而素质教育则再次成为“避风港”。

“作为教育改革提倡的方向,素质教育相关培训蕴含着巨大的市场,再加上二孩红利、教育消费升级、资本看好等因素的影响,素质教育逐渐从边缘走向主流,音乐作为素质教育的主要门类之一,也受到大众认可。”VIP陪练有关负责人表示。

根据华夏桃李资本发布的《2018 教育行业融资并购报告》,素质教育近两年融资加码明显,尽管轮次上普遍集中在早期,但在2018年的细分赛道融资事件中,素质教育的融资占据了近30%。在资本寒冬的整体经济形势下,素质教育的表现其实可圈可点。

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姜敏曾在2019上半年某场素质教育论坛上指出,政策指向是素质教育未来三年内能够获得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同时,相比K12的学科辅导的项目,资本对素质教育的项目会更乐观。而在市场需求方面,家长对于素质教育的需求以及他们所拥有的支付能力呈现快速增加的态势。

政策利好、需求庞大,不缺乏滋生土壤的在线陪练市场,正在助推素质教育崛起。但在正式爆发之前,在线陪练还有相当一段路程要走。

“目前的机构还处在几万或者十万用户的量级,整个在线陪练市场成熟爆发的标志是百万用户。”快陪练CEO陆文勇表示。

新京报记者 高杨 校对 李世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豫ICP备18033419号-5 每天为您提供最新鲜最准确的资讯 服务QQ:2234515705 e-mail:2234515705@qq.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